我叫阿強,上年我參加了公司的聯誼活動

我叫阿強,上年我參加了公司的聯誼活動 cover

轉眼一年已經過去,今年的二月沒有冷冽的寒風,窗外總是蟲鳴不絕,彷彿孤獨的味道都變淡了。

畢竟工作很忙,悲春傷秋的時間不多,不過是凌晨時分那程的士,還有躺在床上那一瞬間,總希望有一封問候的短訊,和一個溫暖的擁抱。

於是在去年,我不理會別人的眼光,參加了公司舉辦的聯誼派對,HR 說除了我們公司,還有其他專業人士,讓我們擴闊社交圈子。

 

和異性交往的經驗,我沒有,但我的戶口裡有錢。

我在網上看過別人說,審計佬的優勢有三:人工高不在話下,其次是細心認真,最後是太忙沒有出軌的時間。

對我而言三點都沒錯,而為了這次的聯誼,我決定放手一搏。

首先買了一隻八萬蚊的二手的 Daytona,然後在銅鑼灣找印度裁縫造了新的西裝,也在尖沙咀剪了一個在雜誌上看到韓星髮型。

告別戴了五年的黑色 G-Shock,也告別了鬆身吊腳的西裝,希望能夠一併告別二十八年的單身生活。

 

聯誼的會場是五星級的婚宴大廳,風趣的主持人輕鬆炒熱了現場氣氛,在少量酒精飲品的加持下,大家投入地玩著不同的破冰遊戲。

雖然大家都不過是期待著向獵物出手的自由活動時間。

半晚過去,大廳已經圍了一個個的小圈,那圈的男人在對這圈的女人評頭品足,那圈的女人猜度著另一圈男人的家底。

 

五光十色,紫醉燈迷,一切,都變得不真實。

 

我依在牆邊,用戴著 Daytona 的左手輕拿著香檳,雙眼卻因為隱形眼鏡的關係變得乾澀。

「嗨。」一把嫵媚的聲線從我的左邊傳出。

「嗨…嗨。」我強忍著聲音的顫抖,右手食指卻不自覺地伸向鼻樑,直至觸碰到自己才醒起自己沒戴眼鏡。

「你叫甚麼名字?」她長髮八二分界,閃爍的燈光和化妝品讓我看不清她的臉,依稀覺得是個美女。

「阿強…..Kelvin,我叫 Kelvin。」我看著她的眼睛,和她白色晚裝領口位置的深淵。

「嘻嘻,我叫 Kitty,你,是會計師?」她打量著我的 Daytona。

大概這就是尼采說的「當你在遠遠凝視深淵時,深淵也在凝視你」。

「你怎知道?你呢?」我又想把手伸向鼻樑。

「律師。」她笑說,「別看少律師的觀察力和女人的直覺。」

印象中,我從來沒這樣跟家人和同事以外的女人聊天。

 

然而很快,不知道有沒有五分鐘,當我們的話題去到星座運程之後,接下來卻是令人難耐的沉默。

正當我考慮要不要用今年的 HKFRS Update 對客戶和潛在上市公司的影響做話題的時候,她的朋友把她帶走了。

沒有半點留戀,沒有半點不捨,大概我這種條件的男人實在有太多,比我好的也有太多。

我伸手輕碰鼻樑。

「屌。」或者我太少戴隱形眼鏡。

 

放下酒杯,我離開了大廳,笑聲、喧鬧和腎上腺素的氣味漸漸淡出,鬧市的上空沒有繁星,只有馬路上白色的頭燈和紅色的尾燈充當著廉價的點綴。

鬆開領帶,我吃了一碗湯底濃郁的雲吞麵,大概我的人生還需要等待,到底是令人類不再需要伴侶的科技先誕生,還是命中註定的另一半先出現。

LOLLY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